忧思梦境

傅红雪最攻!!!雪花王道!!!!
专业产出小甜文。
虐文,我不行的~不忍心

雪花(娱乐圈篇3)

关于雪雪和花花家(公司)的大boss,也就是我们的罗浮生,当初为啥会关照花无谢这个没有任何任职经验又没有啥背景(至少看起来是这样)的小年轻呢?

当然是认识。这可是花氏集团的二少爷,虽说花无谢平常深居简出的一般人认不出他,可罗浮生能是一般人吗?

总之,花无谢以为人家不认得他,其实人家早就把他的底儿摸清了。

可这事儿也就罗浮生一个人知道,傅红雪可不知道。不过这也没什么,傅红雪以前的事,花无谢也不知道。

说到罗浮生啊,那就不得不说到两家公司之间的爱恨情仇啦。

准确来说,是两家boss之间的。

外人看着他们两家相爱相杀可能闹不明白,可是公司高层对这些可是清楚得很,毕竟下面这种场面,大伙都见多了……

一开始,是看起来很正经的,两家公司谈判,场面严肃认真,两家都气势汹汹,谈着谈着,就成了两位boss打嘴仗,等到“战局”快要僵持,吵架内容也越来越幼稚,下边的员工便知道时机已到,拿出手机开始呼叫“救援”……

“沈面面!我可是你哥夫!”

“不许叫我那个名字!还有,那我TM还是你老公他弟呢!”

“你是他弟又咋了,我可是天天吃上小巍做的饭,你行吗?”

“罗浮生你别欺人太甚!”

眼看俩人就要上桌子干起来,罗浮生电话响了。

“浮生,是我。”

“巍巍啊,怎么了?”罗浮生坐回椅子上,翘着二郎腿,对着夜尊得瑟地一笑,气得夜尊咬牙切齿,恨不得当场对他的脸就是一拳头。

再然后,就是罗浮生对着电话“嗯”“嗯”“啊”“啊”了半天,接着就急急忙忙带人走了。

罗浮生都走了,夜尊也就把手下人打发走了,自己一个人坐在会议室生闷气。

敲门声响了。

“老板你在里面吗?”门外传来的声音温柔的要命,接着一个脑袋探进来,果然是我们的大经纪人景先生。

只一瞬间,刚才还战斗力爆表的某boss,突然就变成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,朝着来人撇嘴道:“小景~罗浮生他又欺负我π_π”

“……老板,现在是上班时间。”

夜尊不屑地“切”了一声,电话打给连城璧,语气甚是霸道:“你可以下班了。”

“……啊?”连城璧还没反应过来,电话挂了。

“现在有时间了吧~”这个电话挂了,另一个没挂,连城璧无法,只好答应他:“有。哪儿见面?”

“当然是我家!”

夜尊那边呢?挂了电话,先是作为老板告知景他下班了,然后,有变成了那副委屈的模样,一下子扑进小景怀里,“小景你要替我报仇啊~”

公子景对着怀里这“变脸帝”一阵无语,心想着你要是当了演员估计小金人都是你的,嘴里却安慰他,“要不咱们去你哥家蹭饭吧,我帮你拖住他,你把你哥做的全吃了,让他看到吃不到,好不好?”

“这个好!咱们现在就走!”

说完,工作也不管了,员工也不顾了,拉着人就往停车场去。

这种情况,大概一个月就会有一两次,外头看着,觉得他们有钱任性,其实就他们自己清楚,大家只是默契的找个理由一家人吃个饭罢了。

雪花脑洞

(最近雪花的脑洞好多啊……)

花无谢意外得知自己居然不是花家的亲二少爷,虽然说家里人都没说什么,可是花无谢本人心里很是介怀,毕竟是为了救自己才致使人家跟亲儿子失了散。

于是,花无谢就这么踏上了“寻(花家亲)子”之路。


江湖凶险,花无谢虽然会功夫,可是比起这帮长期混迹江湖的人,还真是差得多。

所幸,天无绝人之路。

这江湖上走着走着,就让他碰上个高手,还是个长的怪好看的高手,这高手还让他给救了。

本来吧,花无谢觉着,举手之劳嘛,不图回报,结果那大侠非要回报他。

花无谢灵机一动,小锤头往手心里一敲:“要不这样吧,在我此行找到人之前,你就跟着我,护我周全,还有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,不许有半句怨言,如何?”

后边那句自然是他随口加的,想着若是他不同意,好歹还能留他保护自己,谁知道,这人二话不说就同意了。

就这样,独行变成双,倒也有些趣味,可是后来两人这关系怎么就变了味儿了……那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。


傅红雪呢?大仇得报,自己也身受重伤。原本以为这一生就算结束了,谁知竟然让人救下了性命。

救命之恩那定是要重重报答的,况且此后自己也不知道能去哪儿,就答应了那人的要求。

可是吧,洗衣服做饭这种小事儿他还能理解,指哪儿砍哪儿也没问题,可陪床这种事儿……也要找他吗?这人当真是不拘小节啊……

(外加来自作者的怒吼:雪雪你就拘小节了?!)


〔后续遥遥无期一脑洞〕


雪花(吸血鬼篇1)

私设极多……毕竟吸血鬼,我也不熟(-.-)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无谢听着耳边的风声,慢慢睁开了眼睛,然后发现自己正被一人横抱在怀里,月光映衬下,让那人显出一种冷艳的美。

他不知道那人要带他去哪儿,总之那人是在抱着他飞奔。

正在他努力回想刚刚发生了什么的时候,那人低头对上了他的眼睛,“别怕,再睡会儿吧。”听着那人说这话,花无谢居然真的又泛起了浓浓的睡意,眼皮又变得沉沉的,直到睁不开了为止,而这个时候,花无谢才想起刚才是发生了什么。


花无谢本是个公司的普通职员,大晚上加着班儿,忽然就听到楼道里有人粗重的喘息声,要知道,这大半夜的,哪儿还有什么人啊?这事儿可太吓人了。

怕归怕,总归是要去看一看的,结果,还真让他发现了。角落里有个长发美人儿,浑身是血,闭着眼倒在角落里。

花无谢心想,我多心善啊,这个时候肯定选择救人啊,然后下意识忽略了――这人是谁,这人怎么进来的,这人怎么这样,等一系列问题。

被美色所误?不存在的,我花无谢这么机灵一人,怎么可能被……


这自我陶醉还没结束,就看见那人眼睛一睁,那血色的眸子着实吓了他一跳。

可还没等他做出别的反应,那人已经一把将他拉向自己,头埋在他颈窝,颈侧温热的触感让他身体不由自主地一颤,然后便是强烈的痛感激得他“啊”了一声,再然后,意识便渐渐消失了……


“你知道我有多怕疼吗!”

傅红雪看着躺在床上,一脸幽怨,眼眶里还噙着泪的青年,心里生出了深深地罪恶感。

“对不起……我不是有意的。”


花无谢心中很是委屈,好好的加着班儿,结果差点儿让人吃了,而现在更是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,甚至以后还回不回得去也没有定数。


“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把我弄死了!”

“……我是第一次,没有经验。”

花无谢看着床头坐着的,面上还带着愧疚的某人,不某鬼,更气了,怎么这人看着比我还委屈呐?!

“合着你不咬别人,就咬我?!你跟我有仇吗?”

“不是的……你太香了,我控制不住。”

香?这是真把自己当干粮了……


“……你这意思,是我的错了?”


傅红雪小心地看着生气的那人的脸,心中有些茫然,他连同族都很少接触,更不要说人了,这可是他头一回跟别人聊这么多话,所以说到底该怎么做,他心里也没个数。

想了半天,只好把胳膊伸到那人嘴边,在那人一脸疑惑的表情下,小心翼翼地询问他:“要不……我也给你咬一口?”


雪晖脑洞(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,反正没见过……)

少晖体质招鬼,还可以看见鬼。

然后雪雪是抓鬼的。


然后就是,雪雪来了可以保护他,少晖就没那么怕鬼了,然后就开始尝试跟鬼交流,然后满足他们的愿望,愿望实现了就去轮回了。


雪雪这一行是抓鬼挣钱……按理说少晖这样是阻他财路,但是雪雪不拦着,还帮他。


然后的然后,少晖就是通过这种蛛丝马迹,找到了小时候缺失的记忆啥的。

然后呢?小雪本来是打算复仇的结果爱上他了(这句瞎写的!!!)


反正最后俩人在一起了。


少晖真的很适合灵异设定啊。


雪花(先婚后爱篇4)

(关于成亲后一天……)

虽然说,由于某个人的到来,这么多年没怎么挨过骂的花某人收到了一顿骂,但是花无谢自认为自己心胸宽广,并不记仇。

出去溜达了一圈,气消了就欢欢喜喜回院子了。

结果这么一进院子,就被眼前的景迷住了眼睛。

簌簌花瓣落下,一黑衣侠客在树下挥刀,刀锋快如闪电,舞得院中是刀光闪烁不断,舞刀那人又端的是一副极好的相貌,此情此景,令花无谢不由觉得心中畅快,嘴角不自觉的就带了笑出来。

正巧,那人正要收招,面正朝向院子的入口处,一抬眼,就是那人温暖的笑。

傅红雪觉得,心好像被那人烫了一下,便也不由得愣在了原地。昨夜灯火昏暗,心中又抑郁非常,倒是没注意到,这花家二少竟生的这副模样。

“怎么不练了?”两人面面相觑许久,花无谢忍不住开口问他。

傅红雪这才突然收回视线,冷冰冰回了一句:“我说过不要理我。”

“这是我的院子。”

“那又如何?”

“你既然住在这就应当听我的。”

“……”这人怎么这样霸道?

“昨天你都已经答应我了。”“我可没说话,都是你自己说的。”“你就不怕我杀了你?”

“你不会杀我的。”“你怎知我不会?”

“因为……”花无谢突然不说话了,傅红雪听了半天没有声音,忍不住转过头去,只看见一张俊脸突然出现在面前,惊的往后迈了一步,才见那人笑着,就连声音也带着笑,继续说着:“你的眼睛告诉我的。”

傅红雪还没被人这么戏弄过,当即有些恼火,皱着眉头骂了句“无聊”,便头也不回地往院子更深出去了。

倒是留下花无谢一个人在原地,一脸高兴的样子,嘴里却喊着:“你是才真无聊吧!”

如果娶的是这么个人的话,好像也不错呢~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这里没有叶开!没有马芳铃!没有乱七八糟的人!小雪就是亲生的,到了时候杀了马空群完事儿了,然后听他娘的话来了花家。

这些段子不按时间顺序来,全看脑洞,随时会吞设定……反正吧,就,不要在意细节啦~

雪花(先婚后爱篇3)

(某日聊天……)


“红雪,你说,若是当初你娘没有让你来花府,咱们还会见面吗?”


“会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我会走遍天下,直到遇见你。”


“那,遇见我之后呢?”


“娶你。”


“你娶我?还是我娶你吧,好歹吃穿不愁,不用发愁生计。”


“……对不起,本是我配不上你。”


“哈哈,红雪我跟你开玩笑呐!若是你娶了我,那我便跟你走遍名山大川,好好看看这天下。”


“不管你想去哪儿,我定会护你周全。”


“唉?话说回来啊,你怎么就觉得,即使没有这婚约,你也会爱上我呢?”


“因为你生的,便是我喜欢的样子。”


“好巧好巧,我也是。”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[好像有点无聊-_-||]


雪花(先婚后爱篇2)

(这是俩人相爱以后……)

花无谢喜欢笑。

傅红雪也喜欢他的笑。

傅红雪当然不止见过他笑的样子,还见过他哭的样子,生气的样子,发愁的样子……

但是,还没见过他撒娇的样子。

因为花无谢只在家里老祖宗面前撒娇。

花无谢的大哥从现场上凯旋,结果带回来一屋子的丫鬟。

花无谢跟他三弟为了帮他大哥这个忙,真是使尽了浑身解数,可劲儿在老祖宗面前说好话,当然,如果忽略三弟的拖后腿行径的话……

傅红雪自认为不好参合他们三兄弟的事儿,也就没往前凑,只是远远地看他们闹腾。

可是吧,打那天以后,傅红雪心里就种下了个疑惑――无谢撒娇的时候到底是个什么样子?

毕竟心里藏着事儿,之后的几天,傅红雪总是下意识地盯着花无谢看起来没完,有的时候饭都忘了吃只是单纯地盯着他的脸走神,比如现在。

“傅红雪!”

“嗯?”傅红雪被他叫的回过神来,才又开始往嘴里扒拉饭。

“我脸上是有东西吗?”花无谢有些不解,这人怎么怪怪的?

“没有……”

“那你这两天干嘛老是盯着我看?”

“……”傅红雪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慢慢放下了筷子,一抬眼,花无谢正一脸严肃地看着他。

傅红雪想了几秒,开口道:“那天,我看你在老祖宗面前……那个样子,有些好奇……”

“哪个样子?撒娇的样子吗?”花无谢觉得好笑,“那可是老祖宗,我要是不装的可怜一些,怎么博她的同情心啊。老祖宗看着严厉,其实心可软了,当初你刚来的时候,她不就是觉得你太可怜了,所以二话不说同意了你娘的要求,然后让我娶了你?”

说到这,花无谢又端起碗来,继续解释道,“所以说啊,要是想从老祖宗那里得到什么,用软的绝对比用硬的好用。而且我那样讨好老祖宗,不也是为了帮大哥嘛~”

花无谢本以为这就是为傅红雪解惑了,可是看到对面那人只是不很在意地点了点头,面上还是一副没有释怀的样子,就知道,此人想的,并不是自己答的问题。

可是一时就没有头绪,只好揣着疑惑先填饱肚子。

两人沉默良久,忽的,花无谢只觉灵光一闪,筷子“啪”地往桌上一拍,大声道:“啊!傅红雪,你该不会是想要我对你那样吧?”

未完待续……

雪花(校园篇4)

军训期间……

傅红雪还奇怪呢,花无谢到底是个什么身份啊?说换宿舍就换了,现在明白了,人家是校董家的二少爷,还是这届新生代表。

还记得那天大太阳底下看他在前边讲话,那个严肃认真有气势的样子,简直就是学生会主席预备役啊,跟之前那个怕鬼怕到“出卖色相”,爬个树还能掉下来的傻呼呼模样完全不一样啊……

我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他,想到这,傅红雪心里有点小得意。

对啦,现在的学生会主席,是个看起来非常严谨认真的学长,生物工程系的,戴着个眼镜,讲话的时候笑眯眯的看着很亲切,可是直觉告诉他,这人应该没那么简单。

副主席倒是欢脱得很,常跟同学们打成一片,一副不喜欢受制于人的样子,那为什么会今学生会呢?

别人嘛……傅红雪倒是没留心,毕竟一个花无谢就够他受的了。

吃饭要他陪,买东西用他陪,而且有事儿没事儿就往他身上靠……大夏天的,他不热吗?

“我倒觉得你身上挺凉快的,靠着舒服。”花无谢如是讲道。

傅红雪表示无言以对。

军训快结束的时候,事情变少了,傅红雪就开始计划着找兼职……要赚钱吃饭的嘛~

最终敲定了一份家教的工作,虽然小孩儿皮点儿,但工资待遇好啊,嗯,感觉可以。

就是所谓的“悠闲”的大学生活,自己这儿就没有了。

(ps:未来估计会出现长时间不在线……应该是去学习了,大家勿念(-.-))

雪花脑洞

吸血鬼设定……

雪是吸血鬼,花是普通人。


雪是一只特立独行的吸血鬼。

他不咬人,他觉得这种行为特别的不好,发誓绝不与世俗同流合污。

结果某天,他咬人了。


花花是个特别怕疼的人,时时刻刻保护自己,家里也保护着,结果某一天,让某只鬼咬了。


花(委屈):你凭什么不咬别人非得咬我啊!

雪(无辜):对不起你太香了我控制不住……


唉,怪可爱的……


这个还没有思路,估计是后续很远……


雪花(娱乐圈篇小段子2)

(没有什么逻辑,随便看看完事儿😂不要在意细节!)

傅红雪不会参加综艺节目。

之前他是参加过的,但是那个效果非常……

画风是这个样子的――

――小傅,那个×××你觉得怎么样啊?

――不认识

――……

――红雪你看过那个《××××》吗?

――没看过

――……

什么都不认识,不清楚,不知道,没听说过……

虽然说观众看着也挺有意思的,可是呢……这天儿聊不下去啊!

结果后边傅红雪光荣成为节目的边缘人物,他也乐的清闲。

还有就是,傅红雪他,不!跟!女!的!互!动!

有女明星主动凑过来也,不搭理!

这让花无谢很捉急啊,就开始教育,说,小雪啊,你再这样下去,这节目你参不参加都一样,还不如不参加呢,一点儿话题也没有,这不行。

好歹对人家女生主动的回应一下啊?

然后傅红雪答应了,结果就是,节目一播,大批cp粉横空出世。

再然后?再然后就是,花无谢提出退出这个节目。

总之吧,由于那一次尝试,未来所有的综艺节目都被花无谢拉入了黑名单。

花无谢:“红雪啊,还是好好拍戏更适合你。”

跟傅红雪相反的是对家沈氏的连城璧,综艺节目里混的风生水起,演艺事业也混得不错,用花无谢的话来说,是个人精。

连城璧的经纪人叫景。

也不清楚他们沈氏公司的老板有啥特殊癖好,一个个员工名字整的奇奇怪怪的,就连他们老板自己的名字也很有个性――夜尊,也不知道是不是中二病泛滥完成的。

他们公司的对家,也就是傅红雪在的公司,罗氏,老板是罗浮生(这就显得正经多了嘛~)。

这公司创始人是他爸。

据说是在儿子还小的时候,突然跟原来的公司决裂了,然后毅然决然“卷”着儿子,开了自己的公司。

后来,那个公司倒了,自己的公司越做越大,可能是累了吧?看儿子大了直接就当了甩手掌柜出国去了,徒留年幼的罗浮生一人面对着这么大的企业,罗浮生表示,心好累,但还是要保持微笑(^_^)

虽然说沈氏跟罗氏有事儿没事儿就抢抢资源,要么就吵上几架,但是你死我活倒是从没发生过。

记得之前有个公司作死,想挑拨两公司关系让他们打起来然后坐收渔翁之利,结果直接被两家合伙拍死了。

到底为啥造成了两公司这种局面呢?

这真的很让人摸不着头脑。